筑梦二次元---天蚕土豆小说《元尊》同人文之要死就死在你手里:q

编辑:凯恩/2019-01-02 12:45

  “齐昊,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今日,我必将取你首级,平你齐王府,复我大周王朝!”说罢,那白衣少年挥动手中的天元笔,干净而利落的朝那青衣少年的胸口刺去。

  一抹殷红从少年的胸口喷薄而出,洒在洁白的雪地上,像那飘落的玫瑰花瓣,凄美又刺眼。

  “如果你是将军,那我就是为你战死沙场的士兵”,你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这句话吗?我的王上。现在的我能死在你的手里,足矣。

  雪地上的青衣少年缓缓躺下,闭上双眼,嘴角上扬,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在死去的前一秒,给那白衣少年展示出了最完美的笑容。

  望着少年逐渐消失的身体,手握天元笔的白衣少年仿佛一瞬间被雷击中一般,跪倒在地,“为什么?为什么我会哭?”白衣少年问自己“为什么我的心好痛?”

  “周元,你快点,再晚就看不到日出啦!”青衣少年朝身后的白衣少年喊道,“嗯,这就来,你等等我...”白衣少年面色通红地回应道。

  这白衣少年,名周元,乃是当今周王朝的太子殿下,而那青衣少年,名齐昊,是周王朝齐王府邸的大公子。

  两人还在娘胎里的时候,双方父母就定下契约,如若生出的是一男一女,那便结为夫妻;如若生下的是两个男孩或是两个女孩,那便金兰结义。

  话说这周元,倒也凄惨。本为周家圣龙,天生龙运缠身,却因周、武两个王朝的纷争,被那武王夺去了圣龙气运,八脉尽封,体内也被种下了怨龙毒气,而那被夺走的圣龙气运,则是被武王的一双儿女皆数吸收。

  自此,周王朝一度落败,周王被那武王砍断一条手臂,功力大失,王后也因此落得元气大损。

  “慢死了,你怎么才赶上来啊?”青衣少年抱怨着“你这样的身体,一定要多锻炼才能好起来,知道了吗,笨蛋!”,“呼,呼,知道了,齐昊哥哥,我会努力锻炼身体,早日变得像你一样强大!”

  两个少年很快便来到山顶,正好赶上太阳从东边升起。金色的阳光洒在两人的身上,齐昊对周元说:“周元,你知道吗?他们说,一起看过日出的两个人,一定会一辈子在一起。”“真的吗?”一旁的周元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齐昊,“那我真的能跟齐昊哥哥永远当好兄弟,好朋友吗?”“当然是真的啦!”齐昊伸手摸了摸周元的脑袋,“周元,你记住,对于百姓而言,你是周王朝的太子殿下,未来的王。但是对于我来说,如果你是将军,那我就是为你战死沙场的士兵,为了你,我愿意做任何事情,包括付出我的生命!”

  “齐昊,你过来...”远处的声音打破了这番平静,两个少年都没有想到,从这一日后,两人命运的轮盘被打翻,自此走向殊途。

  “齐昊,你过来一下”,一道雄浑的声音打破了这番平静。“爹,是你呀,怎么啦?”,这声音的主人,便是齐昊的父亲——齐王齐渊。“昊儿,你怎么又带着殿下瞎跑,殿下身子本来就不好,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?”齐渊责怪道,“对不起,qq分分彩网址爹,我下次不再这样了”,被训斥后的少年低着头,像要哭出来一样。“齐王叔叔,不怪齐昊哥哥,是我非要拉着他带我看日出的,请您别再责罚他了”,一旁的周元说道。“是,殿下,你们快与老臣回去吧,王上他们该着急了”。“嗯!”两个少年应声答道,说罢,两个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噗嗤笑了出来。然而,少年们没有注意到,背过身的齐渊脸上,却露出了凶狠的神情。

  “昊儿,你过来”,端坐在藤椅上的齐渊对齐昊呼唤道“从今天起,离殿下远一些,别走得太近”“爹,这是为什么呢?”,齐昊不解地问道,“我跟元儿从小一起长大,为什么要我离他远一些?他本来应该像我一样,不,应该比我还优秀,要不是那个阴险的武王,元儿怎么会...”“住口,你知道你现在说的是什么话吗?”齐渊愤怒的打断了齐昊的话,他声色严厉地说“听爹的话没错的,爹是为你好,为咱们齐家好!”一旁的齐夫人也附和道“昊儿,听你爹的话,你爹这么做也是为了咱娘俩儿”。“不,我不要!”齐昊哭着说道“为什么?爹你告诉我为什么?我答应过元儿,等他身体恢复了,我要教他咱们齐府的玄芒术...”“你这逆子!老夫的话不管用了吗?来人啊,把公子带下去,没有我的命令,不准他出齐府!”,齐渊怒吼道,一旁的齐夫人见到这场面,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,只能说着“老爷,你消消气,昊儿还小,不懂事”。“你说的我又怎会不知,你看看现在的局势,我这么做,全是为了咱们昊儿好啊...”平复下来的齐渊哀叹道“以后等昊儿长大了,他就能明白我们作父母的这份心了”。

  齐夫人拍着齐渊的肩膀,俯下头轻声问道“老爷,你真的决定好这么做了吗?”,而另一边的宫殿内,周家也...

  另一边,灯火通明的内殿之中,金碧辉煌,气势威严,殿内有着长明灯燃烧,其中燃烧着一颗青石,袅袅的青烟升腾而起,盘绕在殿内。

  内殿中,周擎面带紧张之色的望着前方,一旁的秦玉则靠在床榻旁,脸色苍白又虚弱。

  床上,周元双目紧闭,面色苍白,脸庞萦绕着一股血气。那股诡异的血气,在他的皮肤下窜动,隐隐间,仿佛有着怨毒的龙啸声传出。而伴随着那道龙啸,周元额头上青筋耸动,身体不断的颤抖着,面庞变得狰狞,似乎是承受了难以言语的痛苦。

  在周元的身侧,一位白发老者手持铜镜,将散发出的光芒照在周元身上,周元的面庞开始渐渐恢复,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过后,血气终于尽数退去,最后缩回了周元的掌心。

  白发老者见到这一幕,终于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,对周擎夫妇说“王上,王后,殿下的毒控制住了,未来的三年,应该没事了”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床上的周元醒了过来,艰难的起身。看着为自己日渐消失的父母,周元心中满是愧疚,他安慰着两位老人家,也在心中默默发誓,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,打败这讨厌的怨龙毒!

  话说齐王府内,齐昊被那齐渊拘禁在家中,终日寝食难安。好不容易齐渊不在家,这才偷溜出来寻找周元。

  “周元,周元,快出来,我来找你了!”听见屋外有人讲话,周元一下子来了元气般从床上坐起,一边穿鞋向外跑去一边答道“齐昊哥哥,我来啦!”

  “齐昊哥哥,你终于来看我啦!”见到齐昊的周元,别提多开心,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“是啊,爹不让我出门,我好不容易才趁他不在家偷溜出来找你”。“齐王叔叔不让你出门,为什么?”周元不解地问,“我也不知道啊,只是爹说,让我这段时间都不要来找你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”。听闻此言的周元,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,北京pk10!他叹了口气说“哎,也怪我,身子太虚弱了。有时候我也没在意,可能无意间成了你的累赘,齐王叔叔说的也对,你应该去学习更好的东西,我不应该拖累你”,“你这说的是什么话?”齐昊有些生气的说,“我不是说过吗?我们是好朋友,你是王,是将军,而我,是那为你战死沙场的士兵啊!”,说罢,齐昊紧紧握住了周元的手。而远处,齐渊看着这一切,愤愤地捏碎了手中的石头。

  “昊儿,你过来一下,为父有些事情跟你说”,天空刚刚露出鱼肚白,齐渊便把齐昊叫到身边,对他说“爹看你最近修炼的不错,在这大周城内怕是没有人是你的对手了,爹娘决定,让你去那更远的黑渊历练一下,正巧卫沧澜将军在那边,你去助他一臂之力。”

  “可是,那爹娘怎么办呢?”齐昊问道,“这你就不用操心了”,齐夫人说“我和你爹会照顾好自己的,在这大周城内,还没有人敢对我们怎么样”。“那元儿呢?”齐昊又问,“我还答应了元儿要教他源法,此次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他,他的身体,能坚持到那天吗?”“这你就不用担心了”齐渊说“殿下神龙庇佑,自有大吉,待你修炼成才回来,才能更好的保护殿下啊!”听完齐渊的话,齐昊这才放下心,回屋收拾东西去了。

  还是以前来过的山顶,齐昊对周元说“元儿,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跟你一起看日出了”,“为什么呢?齐昊哥哥,你要走了吗?”周元满脸失落的问道,“是呀,爹让我去黑渊历练,顺便帮卫将军平定那边的战乱,此去一别,不知何时才能与你相见”,齐昊红着眼眶哽咽道“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,你自己也要好好努力,争取尽快打通八脉,修炼源法,等我回来了,再教你更厉害的功夫!”“嗯,我答应你!”虽然心中有诸多不舍,但是周元知道,现在的离别是为了日后更好的相见。

  一眨眼,数年过去了。周元已从当年弱不禁风的小殿下成长为能独当一面的养气境中期,而齐昊,也跟随卫沧澜平定了黑渊的一波又一波战乱,晋升天观境后期。某天,周擎把周元叫到身边,对他说“元儿,你长大了,有些事情我也该告诉你了”,周擎面色凝重地说道“当年武王灭我大周朝,所幸我们活了下来,但是我们现在的实力远远不如之前,要想复兴咱们大周王朝,现在还远远不够”,说罢,周擎忍不住叹了口气。“我知道的,父王,我定会更加努力,以后把欠你们的,属于我的,统统夺回来,杀那蟒雀和武王,复兴我大周王朝!”,听完周元的话,一旁的周擎和秦玉,眼角湿润了,周擎说“还有一件事,元儿,我们觉得你有必要知道”,说罢,周擎从乾坤囊中拿出一个盒子交给了周元,周元打开一看,里面是一颗忘情果。他好奇父亲将这忘情果交于他是有何用意,他问道“父王,您将这忘情果交付于我,可是有什么意图?”周擎看了一眼秦玉,缓缓地说道“眼下还有一个更为棘手的问题,那就是齐王”,“齐王叔叔?他怎么了吗?”周元不解地问道。周擎长叹一口气说“其实当年,那武王之所以能将我们打败,是因为咱们朝中藏有奸细,而那个奸细,正是齐王”,“当年由于很多原因,我们一直没有告诉你事情的真相,而且这些年齐王也没有什么大动静,可是现在,眼看武王跟那剑王朝的战争将要结束,恐怕眼下...”“眼下怎么了?”周元焦急地问道,“恐怕,那齐王会在此时出兵反叛,而那时候,你跟齐昊必有一战!”“什么?怎么可能?”周元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对周擎说“可是父王,您也知道,齐昊哥哥从小跟我一起长大,他说过他会保护我的,他一定会阻止齐王叔叔的对不对?”,看着周元稚气未脱的面庞,周擎摸了摸他,对他说“元儿,接受现实吧,父王知道你自幼与昊儿的关系好,但是眼下关系到的是国家的利益,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,所以爹娘觉得,吃了这忘情果,是最好的办法”。

  周元还是无法相信周擎说得话,但为了不让父母担心,他还是骗周擎说“父王,我知道了,这忘情果我会收着,等我想清楚,我定会吃下,还请父王母后相信我!”,一旁的秦玉见这场面,也只好推推周擎说“我想元儿不会让我们失望的,我们要相信他”,周擎无奈,此事只好暂时作罢。

  自那日起,周元像是变了一个人,整日沉默寡言,除了吃饭睡觉便是修炼源法,好像只有让自己忙起来,才不会去想那些头疼的事情。而另一边的齐昊,也在前不久得知了齐王将要起兵反叛的事情,他也同样愁眉不展,一边是自己的父王,一边是自己的挚友,到底该怎么办?是国家为重,还是情义为重?

  某天夜里,周擎突然接到密报,说齐王将在一周后起兵造反,听到这个消息的周擎勃然大怒,顿时源气加深,他叫来周元,问道“元儿,刚刚接到密报,齐王将在一周后起兵攻打我们,你想好该怎么做了吗?”

  不知是惧于父王的威严,还是考虑到整个大周王朝,往事一幕幕从周元的眼前飞速流过,想到这些年父母为自己受的苦,想到自己的子民,想到自己失去的东西,想到曾经和齐昊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一瞬间所有回忆涌上心头,也正是在这时,周元做出了决定。他当着周擎的面,含着泪吃下了忘情果。“如果有来生,就让我当你的哥哥来照顾你吧,齐昊”,周元默默地念到,下一秒,周元仿佛忘掉了所有的事情,脑袋里剩下的只有——复仇!

  一大早,周元便收拾好行囊,来到黑渊深处,准备攻取齐王府的人,夺取火灵穗。而另一边的齐昊,也早早地来到了黑渊深处,他在想,等下碰到周元,会是什么场景?念在往日的情分上,他能否对周元下狠手,而周元,又是否会顾及旧情,放弃这一场战斗。

  很快,周元的身影便出现在黑渊深处。这黑渊不同于外面的世界,虽是六月,却飘起了大雪,整个地上洁白一片,空气中的寒气让人忍不住打了个颤,世界好像被冰封了一样,安静无比,这大雪,难道也预示了最后的结局?

  望着接近的周元,齐昊一个瞬移,来到周元的面前。“元儿,别来无恙,最近过得如何?”齐昊问道,脸上的笑容难掩内心的激动。“你是?”,周元冷漠的看着眼前俊朗的少年问道,“是我啊?这么久不见你不会忘记我长什么样子了吧?”齐昊笑着说“我是齐昊啊,你齐昊哥哥,你不记得了吗?”“你就是齐昊?”周元冷漠地说“我父王待你们齐王府不薄,没想到你们这帮武王的走狗却反过来陷害我们,今日,我就要取你首级,告诉那齐王,不要妄想侵犯我们大周!”

  齐昊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,他一度怀疑自己在做梦,空气中的寒气刺痛着每一寸肌肤,冷冽的风吹到齐昊脸上,让他立马清醒,他也明白了,自己不是在做梦,只是为什么,周元会不记得自己了?

  思考良久,齐昊明白了,以周元的性格,他一定是吃下了忘情果。想到这些,齐昊无奈的笑了笑,他自嘲道“我还在纠结到底该怎么去面对你,不过现在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,我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像你一样绝情,元儿,就让我最后帮你一次吧”。

  时间仿佛在这刻静止,一瞬间,空气像被人用锋利的刀滑开一样,紧接而来的,是天元笔尖散发出的青光——青芒术!只见周元敏捷地施展着龙息步,不一会,便来到齐昊的身前。“今天,我要亲手杀了你!”周元愤愤地说道,眼神冷峻,没有一丝犹豫。而齐昊,也像是做好了准备一般,双眼透出坚毅的神情,仿佛已经抱好了必死的心理,他看着周元,轻声说道“就这样吧,来世,请让我们一直一直在一起吧。”

  一抹殷红从齐昊的胸口喷薄而出,他没有讶异,也没有露出一丝痛苦的神情,相反,他笑了,眼角不自觉的有泪水留下,“这一次,让我来保护你吧”,齐昊低声说道。

  眼前的少年好像在说些什么,周元俯下身,只听见少年说“元儿,我答应过你的,这辈子我都会保护你的,你记得吗?”仿佛用尽了最后的力气,少年说道“如果你是将军,那我就是即将战死沙场的士兵,现在我做到了,能够死在你的手里,我很开心,因为是你,因为,要死就要死在你手里啊。”话音刚落,少年的身体开始渐渐地消逝。

  这时,周元像是被雷击中一般,以前的一幕幕顿时涌上心头,他好像想起了什么,双眼逐渐模糊,他不明白为什么心会这么痛?

  风,吹得那么烈,空气是那么的寒冷,洁白晶莹的雪花落在周元苍白的脸上,冰冰的,他好像想起了什么,也正是在那时,周元再也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,嚎啕大哭起来,他想起来了,他什么都想起来了。

  听后来赶来的援兵说,殿下那天哭得很凶,嘴里一直在喊着“对不起,对不起...”,“对不起,齐昊哥哥,对不起,我从来都不是将军,因为我想做的,一直都是跟你并肩作战的士兵啊...”